空中英雄的传世藏品(组图

  

  1953年,在那抗美援朝的战场上,年仅20岁的志愿军空军战士韩德彩,驾驶着米格-15战机,把不可一世的美国双料王牌飞行员费席尔驾驶的F-86打下,至今仍为人们津津乐道。

  虽然当年的空军英雄已经成为一位年过古稀的退役将军,费席尔也于今年5月3日去世,但这份记忆仍然被人们珍藏,而那架曾经伴随费席尔四十多年的F-86模型,则成为将军视为宝贝的藏品……

  那天去韩德彩家说明采访来意,未料遭到一阵尴尬,他说,他不是一个收藏家,也不喜欢谈收藏。

  韩德彩曾经是叱咤蓝天的空军英雄,曾担任过10年南空副司令,对飞机有着特殊的感情。在他的书房里,有许多飞机模型,其中有一架很特殊,游离于机群,单独放在大厅里,这就是那个被他在朝鲜战场上击落的美国双料王牌飞行员费席尔赠送的飞机模型。

  线日下午那场抗美援朝空战说起。那天韩德彩和战友们起飞,由于天气原因,12架飞机失散,韩德彩的飞机接到指令:返航。但敌机不顾游戏规则,伺机,韩德彩的长机被敌机击伤,作为僚机,年轻气盛的韩德彩怒火中烧,迎头赶上,将敌机击落,美军飞行员仓皇跳伞,被我军活捉。于是成就一段以弱胜强的佳线年,当年陈纳德飞虎队代表团访问中国,团长罗西遇到韩德彩,说起这段往事。韩将军得知他当年的对手美国飞行员费席尔还健在,希望费席尔能够访问中国,并幽默地说,现在我们已经可以成为朋友,并套用《我的祖国》的一句歌词说:朋友来了有好酒,我要用家乡最好的古井贡酒来招待。

  1997年10月,费席尔作为飞虎团的特邀代表来到中国访问,两位当年的空中对手见面了。在见面之前,费席尔考虑了很多,用什么作为礼物?经反复思考,他决定把他办公桌上相伴了四十多年的那架F-86飞机模型作为见面礼。

  虽说这架F-86飞机模型已经陈旧,木质上的油漆有些已经斑脱,但费席尔如同对待传家宝似的,一上坐飞机都是把它搂在怀里,不让别人染指。

  当年,模型是他老父亲亲手为他制作,期间曾伴随他度过了差不多半个世纪;然而他又是架着这型号的飞机被韩德彩击落。

  这种复杂的情感,让费席尔对这架飞机模型视如生命。这就是典型的美国人的思维——讲过程。

  宝剑赠英雄,时隔将近半个世纪,此时早已相逢一笑泯恩仇了,两位英雄相惜,韩德彩将费席尔的礼物视为宝贝。

  将军告诉说,前几年,不少博物馆都要征集这飞机模型,他舍不得,还想收藏几年,但最终这架飞机模型肯定要捐献给博物馆的。

  韩德彩还有一个珍藏的藏品,那是一把紫砂壶。当年,作为中国志愿军的空中英雄,将军曾作为中国英雄代表团团长访问朝鲜,受到过金日成的。

  那一年,朝鲜代表团访华,代表金日成给韩德彩将军送了许多礼物,出于尊敬和礼节,韩德彩也想乘金日成八十岁生日,送一把紫砂壶给金日成。于是他托宜兴名家制作了一把紫砂壶,另配有4个紫砂茶杯。在壶上,刻有韩将军亲笔书写的“祝贺金日成元帅八十高寿”字迹。

  由于种种原因,这套紫砂茶具还没有送到金日成手里,金日成就逝世了。这成了将军抹之不去的一大憾事。

  如今,韩将军每每看到这把壶,便感慨万千。但它也成为将军珍藏在心中中朝人民友谊的。

  韩德彩,1933年7月出生于安徽凤阳。1949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授衔空军中将,原任南京军区空军副司令。现任安徽省诗书画研究会名誉会长,空军《航空》顾问,南京徐悲鸿画院艺术顾问,凤阳县书画研究会总顾问等职。

  1949年3月,韩德彩在家乡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随后又被选拔到人民空军。抗美援朝打响,韩德彩远赴朝鲜战场,叱咤蓝天,与貌似强大的美国空军作战,曾先后击落美机5架,击伤1架。最为出彩的是,将美国双料王牌飞行员费席尔驾驶的F-86飞机击落。

  从1975年开始,韩德彩开始书法,每天勤练不辍,遍访名师学艺,放下架子,“不耻下问”,至今35年,书法技艺大进。韩德彩曾举办过多次个人书法展,得到圈内人士及收藏爱好者好评。

  无心插柳柳成荫,韩德彩以他那独特的经历,收集了一些人文藏品。他不是一个“汗牛充栋”的收藏家,但他独特的藏品,以及传奇经历,更具有人文色彩。

  认识韩德彩将军是在六年前,那时将军已经退役,回到上海,闲暇时喜欢书法,本人与其同好,因此常有,一来二往,成了忘年交。

  虽然将军早年只读过不到两年的私塾,但从戎以后,或自学、或深造,打下了扎实的文化根底。2002年出版了自传体长篇《我走过的》。

  将军酷爱书法,从1975年开始,每天练笔不辍,他曾拜著名书法家林散之为师,一手散之体模仿的惟妙惟肖。但将军更擅长的是行草,天马行空,霸气十足。

  尽管将军的住房比较宽敞,但装潢摆设绝对算不上豪华,唯一显眼的就是他那两张硕大的书桌,还铺着毡毯,一看就是用来练书法的。将军练书法很专业,无论笔、墨、砚台、宣纸,尤其喜爱收藏砚台。每逢书法朋友来他家作客,总是要拿出他的那些宝贝交流。

  说实话,将军收藏的砚台并不是价值不菲的精品古玩,他不是刻意去收集,只是一种随缘。将军有几十方砚台藏品,最古老的是一方宋砚,徽州产的歙砚,虽然看上去是老坑,但品相已经陈旧,有点残缺,后人补过的痕迹清晰可辨。但将军还奉为至宝,这更多的是一种人文。

  将军喜欢书法,但很有原则,那天新闻晚报记者让他题字,他一口回绝了。如果朋友之间向他索要墨宝,老人会很地大幅赠送。